野渔灯

(≖ᴗ≖๑)

【轰爆】拨云见日

*校园无脑向
*粮太少自己产产物
*有耻辱事件做引子
*8月1号有修改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哈姆莱特》

雨天。

啊,糟糕的雨天。夜色明朗。没有春天常见的腾起的水汽。一个人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远视。小小的雨滴似是飘下,却少了冬日里洁白雪花的那份轻盈,虽随着微风微微偏移下落的轨迹,到还是看得出那份重量。你的视线上移,到了仰头的地步,你看见教学楼暖黄的灯光打下来,泼洒在那千千万万颗雨滴上,也许是因为视角的关系,你看到,仿佛只要你一伸手,就能拥抱这个世界,只属于雨的。

最近有点迷茫而感到无措。你从未体验过这种心情,像是一个人行走在大雾弥漫的阴雨天,厚重的云层将那属于银河系的最大的发光体重重围住,仿佛不让你接近真相。是吊桥效应?还是?喜欢?

你不确定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所以你打算付诸行动。

↣↣↣↣↣↣↣↣↣↣↣↣↣↣↣↣↣↣↣↣↣↣↣

“绿谷。”你叫住这位好友,“我有话想问你。”

“嘁。”教室里马上传来一声不屑。你的视线没有主动去追寻这道声音的主人,但你也能在心里想象得出他眉眼皱起的弧度。“又来了。”你在心里如是想到。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夏日柠檬汽水带给你的甘甜,又或者春季雨后的那股子清凉。很舒服。让你不自觉地追逐那个身影,那道目光。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所以绿谷你觉得,我对爆豪,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呢?”轰问他。好看的眼睛里满是认真的色彩。

“所以说那天轰君和咔酱没能和大家一起去购物反倒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吗!?”绿谷小天使表情亮了。

“那么轰君为什么要问我呢?”绿谷刚刚从这份惊天大消息中回复了一丝神智,紧接着问到,又苦笑了一声,“我可不是什么恋爱咨询师啊。”

“因为我觉得你看丽日同学的表情和我看爆豪的表情很像!”

“啊,,不是,轰君,,其实,这个,,那个,,”绿谷听到这个回答后变得手足无措起来,脸也涨得通红,双手在胸前交替摆动,目光畏畏缩缩。

“绿谷你也不明白吗?”轰此时的表情有点失落,“不过还是谢谢了。”

绿谷看着轰的背影,快速将心情冷却下来后突然出声:“不过轰君,虽然不大明白,但我果然还是觉得这种事应该去问本人!”

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人。

“知道了。”轰的声音从拐角传来,绿谷感觉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又忍不住想起了轰的那句话。脸开始持续发烧。

↣↣↣↣↣↣↣↣↣↣↣↣↣↣↣↣↣↣↣↣↣↣↣

雨越下越大了。豆大的雨滴落在黑色的伞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与其接触时圆润而柔软的银色水珠迅速炸裂开来,在伞面开出一朵绚烂的舞动的花。127次每分,是雨滴撞击伞面的频率,也是我对你心动的频率。

“半边混蛋!看什么看!给我滚远点啊!”

轰焦冻不知道自己盯着那处看了多久,唯一知道的是,麻烦来了。

轰焦冻此时仿佛可以看到那人的满身的红色火光。而实际上,那人掌心的火花已经开始滋滋作响,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非常凶神恶煞了。爆豪胜己,一个自带腥风血雨的人物。

他朝他走过来。

一副恶人脸。但是那眉眼间,却是他喜欢的模样。

“我不是说过让你以后离我远点吗!阴阳脸,喂,别无视我啊!”他恶狠狠地放话,伸出右手紧紧揪住轰的领子,毫无掩饰的目光直逼轰的心底。

“没有,我一直在好好地看着爆豪。”轰不紧不慢地说,正视上那双猩红色的眼,语气一如既往的认真,“情不自已地看着。”

爆豪的右手松了松力道,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红色,又抓得更紧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混蛋!”

“我发誓,我对爆豪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轰偏了偏头,利用爆豪发愣的空隙灵活的从爆豪的身前撤出。又反身一压,完美诠释正确的墙咚姿势。

爆豪这边还有点懵。混蛋阴阳脸什么意思!可不等他思考完,一片阴影旋即压下。此时的他们离得很近,近得能感受到独属于青春时光里少年的热量。十分灼热。

胸口在发烫。这是轰的直观感受。

太近了。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于是自己的呼吸放慢下来,像是不想惊扰对方。

轰先开了口,“爆豪。”

“啊!?干什么,放水混蛋。”漫不经心的语气,和独属于爆豪的高人一等的眼神。

“我困扰很久了,所以,有件事,我想确认一下。”

”哈!?”

一个吻落下,还不等爆豪反应。轻轻浅浅的,像一片羽毛划过嘴唇,很柔软,还很有轰焦冻的风格。

首先恭喜轰焦冻收到了一份满分辣度的爆豪胜己。

爆豪就是一个爆破甩了上去,向后狂退。“你想打一场吗,阴阳脸!”爆豪的声线逐渐变得低沉,脸也迅速黑了下去,盖住了脸色那并不明显的红晕————可惜红得彻底的耳根出卖了了他。

“我想我明白了,爆豪。”轰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坚定。

“啊!?”爆豪正准备发作。

“我喜欢你。”一道惊雷炸响。白色的光打在两人的脸上,让那一瞬间的表情被雷光捕捉得分外清晰。轰看到了此时爆豪同学脸上的复杂表情,有点恼怒,惊讶,不甘,不敢置信,。还有那发红耳垂上还未褪去的淡淡的粉色更加让轰笃定。

“爆豪也喜欢我。”

“别给我自说自话啊混蛋!”然而这话落在轰同学的耳朵里却毫无威慑力。一只大猫咪就算是朝你张牙舞爪的也是可爱的。虽然这是只猎豹,身上流畅的线条充斥着力量与速度的美,可这也并不妨碍轰有这层滤镜。

“没有自说自话。”轰一直注视着爆豪,没有丝毫的动摇,又慢慢侧过头,看了一眼爆豪丢弃在一旁的黑色雨伞。雨伞还是被撑开的,被主人随意搁置在雨幕里,放在灰色的大理石上并不显得突兀,残余在雨伞上的水珠顺着骨架滑落到地上,轰轻轻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不知为何突然紧张起来。诶,雨停了。

↣↣↣↣↣↣↣↣↣↣↣↣↣↣↣↣↣↣↣↣↣↣↣

雨后不总是有彩虹的。恋爱的道路也不总是平坦的。

“说,什么时候开始的!”芦户操着一副八卦脸试图装作凶恶的样子问轰。“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人形炸弹的!”

“爆豪不是人型炸弹。”轰的脸上毫无波澜。

“好啊还有心情帮别人说话!”芦户拿起讲台上的黑板刷当做公堂上的惊堂木就是一拍。不过如果那上面没有粉笔灰就好了,一时间粉尘大作,站在她身旁的几位也没能幸免于难,“咳咳,,”

“爆豪不是别人。”轰不咸不淡地解释。

“你……”芦户无话可说。芦户痛心疾首,痛彻心扉,芦户痛哭流涕。

这波狗粮撒得!这波恩爱秀得!我纯24k钛合黄金狗眼都被闪瞎了好伐!

爆豪和轰的谈话是被同学们如火如荼的热情打断的。闹这么大动静。也不知道那放水混蛋脑子里成天想着什么。天天叫他放水混蛋他难道脑子还真进水了么!回教室前他还这么想着。

爆豪还记得那个时候他说的话。“雨过天晴了啊。”该死的,别露出那种让人心烦意乱的笑容啊!于是好巧不巧般,他也抬头看了一眼那该死的云彩。

金色的光辉终于从云层的怀抱里挣脱开来,直直向前刺去。该怎样形容那样的光呢?直教人心烦意乱,就像轰焦冻的目光,毫无忌讳地剥开他的表皮,刺透到他的身体里来。甚至得寸进尺,将自己放在那处最柔软的红色肉团上。一副得意的样子,好像自己拿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珍奇宝藏一般。

在轰眼里呢,那又是一副怎样的光彩?

轰想做那拨云人。去拨动某个人的心弦。可他看到那束金色光辉刺破云层在空中留下属于光的脉络。他的心也直叫不好。他感到那厚重的云层背后有一只金色的龙眼在注视着他,带着不可一世的姿态注视着他。他想伸开手去拨开云层,将一切看得更为清晰。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手臂抬起,伸开五指,让那金色光辉从指缝中倾泻而下。

“蠢死了。”爆豪小声嘀咕着。

轰侧视,朝他笑了一下,说:“雨过天晴了。”爆豪的脸更红了。于是偏过头去不再看他,转而看向他刚刚所望之处。

然而这一切都被1-A班的同学们尽收眼底。快被闪瞎了

“不是吧,那个万年冰山冷酷boy轰!?居然有喜欢的人!喜欢的,还是那个无时无刻随时随地不在爆炸状态的爆豪!?”
(1-A班集体留言:爆豪同学虽然全能,可不是在爆炸就是在爆炸的路上。)

然后迟来的上课铃终于响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鬼知道这十分钟在个人眼里是多么的漫长。

然后大家终于抓准了爆豪不在的一个时机,审讯轰。然后完败。

轰的直球实在让大家都难以招架。大家面面相觑,可谁也拿谁没办法。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晚自习下课。这时候,微凉的水汽弥漫在空气中,夏日来临前难得的凉爽。夜空也逐渐变得明朗起来,月亮洒下柔和的光芒软软地披在两人的肩上,增添了一份意境。

轰曾经听说过那么一句话“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他却不这么想。既然明白了心意的话,又为什么要犹豫呢?想好了下一步就应该去做啊。至少他是个行动派。人们年少时的悔意,不正来自于这些想做而未能去做的吗?既然还未生悔,那就该把握好当下吧。无论结果如何。至少争取过。至少可以让所有人知道,我爱他。向全世界宣示对他的所有权。像一个真正的勇士,去把他拥入怀中,用最柔软的口吻告诉他自己爱他。那份爱像火焰一样热烈,却又像麦子酒一样悠长、醇香。

轰觉得自己可能还没到这么无可救药的地步。但那份属于少年的喜爱也足够让他把目光黏在爆豪同学身上了。

↣↣↣↣↣↣↣↣↣↣↣↣↣↣↣↣↣↣↣↣↣↣↣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啊!轰焦冻!”爆豪此刻十分不耐烦。“你是想和我打一架吗?啊!?”

“是因为爆豪还没回答我。”轰倒是很耐得住性子。

“啊?”

“那这算默认吗,关于我们交往的事。”

“少擅自给我做决定啊!你是在瞧不起人吗!阴阳脸!”

旁观群众表示轰一直在爆豪爆炸边缘反复试探。

“其实早已踏入雷区。”轰心想,眼眸微微垂下,再度看向爆豪。

“所以,愿意和我交往吗?爆豪。”轰看见爆豪僵在那里,手捏成拳头握了握,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走过来。然后他的嘴唇有了温度。是夏天快要到了。你想。

爆豪凑近时他还听到:“我同意了。放水混蛋。”一股命令似的口吻,带有霸道,让人无法拒绝的语气。“真有爆豪的风格啊。”在闭上眼之前你这么想着。“还有,也许有那么无可救药吧。”

fin

算是完结了QAQ

评论

热度(23)